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lunbo4
  • 轮播图2
联系我们
CONTACT HEIBING
在线QQ客服 在线QQ客服
手机里的婚礼---青岛黑冰婚纱摄影工作室
 
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人有前生今世,但是通电话的那一刻,我说我相信——因为我真的希望。
 
几个月前,我刚到美国不久,一天早上,嘀嘀作响的手机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。我看了一下闹钟,还不到6点。“是谁这么早就来电话?”我有点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。
 
打开手机,里面传来一个陌生女孩声音,声音很好听:“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?”
 
“阿荷,是你?你在哪里?”我的睡意马上消失了,“用手机往美国打国际长途,电话费很贵的,我打给你好吗?”
 
“不要,没有时间了,我在手机上。”电话里噪音很大,像是旷野上风的声音,隐隐约约听得有人在哭叫,“你爱我吗?”
 
“我……”我吃了一惊,感到十分意外,因为阿荷从来就连一句亲热的话都不和我说的。但我记得有本书上说过,如果女人向你提出这样的问题,只有一个答案,而且要毫不犹豫地说——
 
“当然,”我清了下嗓子,“我当然爱你。”
 
我和阿荷是在网上认识的。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美国留学,有闲暇的时侯感到很无聊,于是我经常上网聊天。阿荷的文章写得很美,而且有一种真挚清纯的气息,我每次看了都忍不住要跟贴的。后来在聊天室遇到阿荷,我就主动与他联络。本来我就是说笑话的好手,几次下来把阿荷哄得哈哈大笑。我们甚至还互换了照片,之后两人之间觉得更亲密了。但是很没趣的是,每当我在网上试图亲近阿荷时,她都要警告我严肃一点,上星期,阿荷问我要电话号码,却不肯告诉我,只给我一个“接头暗号”:“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?”
 
“我要和你结婚,现在就结婚。”阿荷的声音继续传来。
 
“现在?”我不禁笑了。这年头,流行网上结婚,大家都受传染了。
 
“是的,”阿荷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带着忧郁,“手机结婚。”
 
“好吧,”我笑了,好象有点意思,反正不是真结婚。于是我开始说:“现在加州是11月,气温有20多度。我们在棕榈树下摆了一排长桌,上面铺着粉红的桌布,放满了各色水果,饮料,红葡萄酒,还有几十个精美的不锈钢餐盒。Darling,这就是我们的婚礼布置。”
 
电话里长叹了一声,“真好,请接着说。”
 
“我就穿上黑色礼服,系上深蓝色的领带,金发的女孩在钢琴上弹起了婚礼进行曲。紧接着,客厅的两扇大门缓缓分开,你披着雪白婚纱向我走来,我从来没有见你象今天这么美丽。”
 
“真美,你真好。”阿荷悠然神往地说。
 
“做伴娘的是一位中国女孩。她一只手拿着一束鲜花,另一只手挽起你。两个穿的西装笔挺的七,八岁的小男孩,跑到你身后提起你婚纱的裙角。30米长的红地毯,Darling,当你走到地毯的尽头,我们就永远合为一体了。”
 
电话里突然传来抽泣的声音。
 
我吓了一跳:“阿荷,你怎么了?”
 
“没什么,我很喜欢,你接着说吧。”
 
“牧师拿起圣经,问:‘阿荷小姐,你愿意嫁给他为妻吗?不管是穷,是富,是健康,是生病,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。’”
 
“我愿意,”阿荷哭着说,“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。”
 
“然后牧师又转向我,问:‘你愿意娶阿荷为妻吗?故事情 不管是穷,是富,是健康,是生病,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。’我说,"我愿意。”
 
说完这句,我心里一动,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这是一句誓言,而我竟然也很投入,也许自己已经真的爱上阿荷了?我不容许自己多想,就赶紧往下说。这是一场游戏,说不定她是因为和男朋友吵了一架,才给我打的这通奇怪的婚礼电话,而明天她又会兴高采烈地依偎着男朋友,漫步在风和日丽的她所在的那座城市中。
 
“我掏出家传的碧玉戒指。那戒指是爷爷给奶奶买的,爸爸给妈妈戴过。亲爱的,今天,我给你戴上。”
 
“牧师说,我以天父圣灵的名义,在此宣布你们是夫妻了。先生,现在,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。”
 
“于是,我捧起你的头,你的眼睛里闪着泪花。我亲吻着你的额头,你的眼睛,你的面颊,你的嘴唇。”
 
“真美,象梦一样~~~~~~”阿荷似乎已经止住了哭泣。
 
“你把手里的花束用力向人群中扔去———”
 
“我问你,”阿荷打断了我的叙述,“如果我死了,你还会记得我么?”
 
“再多几个小时,我就要死了。”阿荷平静的说,“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婚礼。”
 
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,“你,你不要开玩笑。”
 
“不是开玩笑,我现在在船上,你听到风浪的声音么,你听到哭叫的声音么,船遇到大风浪触礁了,很快就要沉没。”
 
“可是,你能打手机,肯定离岸只要十几海里。”
 
阿荷的声音变的又苦又涩,“虽然救护船来了,因为风浪太大,根本无法靠近。”
 
“什么?”我听的都发都要立起来了,“那总该有办法的,一整船的人~~~~~~”
 
哎,不说这个了,听天由命吧!”阿荷苦笑了一声,“你知道我想起什么了,我想起泰坦尼克号里的那首歌:'我心永恒’。”
 
说完,她轻轻地哼起来:“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~~~~~~”
 
我的心情被情绪所感染,异乎寻常地难过起来。
 
“你相信你有灵魂么,你相信转世么?”阿荷忽然问。
 
我本来是什么都不相信的,但是此时却不由自主地说:“我信。”
 
“其实在聊天室第一次遇到你,我就爱上你,”阿荷温柔地说,“和你在一起说话很开心。当你说过分话的时候,我嘴上骂你,其实心里还是喜欢你的。希望现在我说出来还不太晚。”
 
”如果你真的爱我的。’阿荷的声音变的严肃起来,“20年后的今天,你去济南大明湖畔,找一个穿白风衣的,拿着手机的19岁的长发女孩,那就是我。来世再做你太太吧。”
 
我猛地颤抖了一下,:“你说瞎话了,你不会死的————”
 
“我的手机快没电了,你一定要记住我们的约会…………”
 
“一定,一定,我发誓。”
 
“谢谢你,记住我爱你…………”
 
声音突然消失了,手机里是死一样的寂静。
 
我的心“咕咚”一下沉下去了。
 
这个早晨,我躺在松软的床上,加洲的阳光明媚地照在房间来。我的心情却被这个电话变的黑暗不清。
 
一天迷迷糊糊地过去了,像是在做梦。到了晚上,我打开电视,看到CNN的新闻报道:一中国客轮昨天傍晚在沿海海域触礁沉没…………
 
一天,两天,…………10天,我从电话的来点显示中知道了阿荷的手机,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阿荷的电话,可是每次都是接线生的声音:“对不起,你所拨打的移动电话不在服务区内,请稍后再拨。”到了第11天,我再打,接线生的声音变成:“对不起,你拨的是空号”
 
每天,我都在上网,可是网上再也没有阿荷的名字。———阿荷去了,真的去了。
 
我想这是我所爱的第一个女人,我不知道我是得到她了,还是失去了她。
 
我打开抽屉,拿出那个碧玉戒指,在手中轻轻的摩挲着。有句话我没有来的急告诉阿荷,那个戒指是真实的,如果我可以,我会将它亲手戴在阿荷手上,因为我爱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