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lunbo4
  • 轮播图2
联系我们
CONTACT HEIBING
在线QQ客服 在线QQ客服
为了幸福选择最好的爱---青岛黑冰婚纱摄影工作室
 
 
梅子来自农村,长得眉清目秀,就好像是原野上一朵小花,有一种“天然雕饰”的自然美。她的魅力和美丽,不知她的美迷倒了多少人。然而不知为何,梅子却偏偏看中了她身边的三个男人:一个是本局最年轻的副局长刘施,一个是一家公司的老总辛扬华,还有一个她的同事梁有德。这三个男人对梅子来说,都是有地位的人物。刘施年轻有为,能说会道,而且关系处理的也特别好,也许下一届局长非他莫属。辛总有房、有车、有票子,据说谈过几次爱,都不如人意,在朋友圈里很有人缘。而梁有德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,虽然权利不大,但好学上进,目前正在读研。梅子还知道,梁有德是个孝子,父亲病重期间,大小便失禁,是他一手为父亲清洗,直到他父亲去世。但爱人只能选择一个,究竟选谁最为合适?梅子有些犯难。
一天晚上,梅子邀请大学同窗好友娟子来到一家茶楼喝茶,并把自己的心思悄悄吐露给娟子。娟子听后,觉得三个男人都不错,但她最终还是劝梅子把副局长刘施作为首选,其他两位可以作为朋友交往。梅子要娟子说出理由。娟子分析说,现在这个社会,权力就是金钱的象征,有了权就有一切,加之刘施年轻帅气,能说会道,前途不可估量。而对于辛总,虽说是个企业家,但往往拥有钱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,今天朝三暮四,明天寻花问柳,难免会做出有悖社会伦理之事。至于那个正在读研的副科长梁有德,人品虽然不错,而且也有孝心,但这样的男人有点孤芳自赏,过于清高,一旦考研成功,屁股一拍,远走高飞了。梅子静静地听着,没有言语,也没有发表任何看法,但她觉得娟子的话既有道理,也失偏颇,因为娟子毕竟是在城里长大的,还缺乏对男人内心世界的感悟。
 
为了自己一生的幸福,梅子决定对三个男人进行更为深层次地了解。一段时间过后,梅子发现,副局长刘施每次出差,都喜欢把她带在身边,住宾馆,游名胜,吃香喝辣,返回单位前,还要为她买贵重礼物作纪念,大至金项链,小至化妆品。尽管她每次都予以拒绝,但又怕伤了刘副局长的自尊,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。至今,那些礼品还放在她的闺房里一动不动。辛总与刘副局长相比,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人。在梅子眼中,辛总的品位完全不及刘副局长,他也常带她出去玩,但去的地方,不是酒楼就是歌舞厅,而且花钱如流水,所交的朋友也都是些三教九流之辈,说话粗俗低劣,还喜欢吹牛,常把她当作女朋友在朋友面前吹嘘,这是她最烦心的一点。不过,有一件事让梅子对辛总感恩不尽,那是前年她父亲生病住院,急需一笔昂贵的住院费,她一时又拿不出钱。辛总知道后,二话没说,当即拿给她五万元,还说不用还。梅子是个要强的女孩子,她当然不依,写下一张借据给辛总。与梁有德接触则不同了,他虽然无权也无钱,但他懂得生活的意义。每逢双休日,他喜欢带着她到大自然的怀抱里去游玩,要么逛公园,要么去登山,要么与一些相好的朋友到郊外去搞烧烤。坐在一起谈论时,谈得最多的就是人生、理想和未来,完全一副书生意气相。也不知为什么,梅子与梁有德在一起时,感到很轻松,很自在,也很快乐,没有一点心理上的压抑。
 
通过近一年的交往,梅子慢慢地缩小了包围圈,最后把辛总排在了最佳人选之外,但她又不失机灵,仍然与辛总保持着朋友间的来往。至于刘副局长和副科长梁有德,她还要做进一步地了解,因为梅子心里清楚,现在这个社会,男人都学会了用两副面孔来乔装打扮自己。要真正了解一个男人,而且要把他选为自己的终身伴侣,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也不是凭对方的三言两语就能把一个人看清,更不能因为男人对你暂时的好感而轻易许诺什么。因为这个社会太复杂了,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往都变成了一种利益驱动,谁知道喜欢你的男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?
 
没过多久,局党委作出决定,选派梅子到省委党校去学习,时间为一年。这对梅子来说,既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,也可以借助这次短暂的离别,让她有更多的时间了解两个男人对她的真实感情。
 
临走前的那天晚上,梅子做东,特意把刘副局长、辛总和梁有德邀请到一家酒楼吃饭,当然,她免不了把好友娟子也叫去做陪。饭桌上,梅子举起酒杯开门见山,她感谢三位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关心、爱护和帮助,但只字不提与他们感情之间的事。借着酒意,梅子发现三个男人各怀心思,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向她表达,但又羞于启齿,都只说些光面堂皇的奉承话。
 
酒过三巡,本来就长得靓丽可人的梅子,白皙的脸蛋上愈发显得红润妩媚,把三个男人挑逗得魂飞魄散,心神荡漾,一个个争着敬酒。首先是刘副局长端起酒杯:“梅子,来,让我敬你一杯,祝你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!”说完,刘副局长首先喝了个底朝天。辛总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次难得的表现机会,他见梅子刚刚喝完,便主动走近梅子的身边,为她斟了一杯红葡萄酒。“来,梅子,大哥敬你一杯,愿你在党校学习天天开心,早日学成归来!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见两位领导敬完酒后,不善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自己的梁有德,不得不将酒杯伸至梅子的面前。“梅子,这样的场合我不善于表达,”梁有德动情地说。“但我知道,你去党校学习,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在农村的父母,如果你把我当朋友,你家里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放心去吧。来,我祝你鹏程万里,前程似锦!”梁有德说完,端起酒杯正准备喝,却被梅子一手挡住。“慢!”梅子醉眼朦胧地看着梁有德。“梁科长,刚才你那番话可是当真?”梅子佯装带着一种挑逗的口吻质问梁有德。梁有德一时急了,拍着胸脯起誓道:“我拿人格担保!”“好,我相信你,干!”梅子与梁有德的杯子相互碰撞了一下,接着一饮而尽。
 
第二天早上,辛总用车把梅子送到火车站。梅子在站口等了半天,也没有看到其他人来为她送行。她略带伤感,随着拥挤的人流,上了火车。
 
到了省委党校之后,梅子给他们三人同时发了一条短信,告诉他们已平安达到。起初的一个星期,梅子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他们三人打来的电话。后来刘副局长和辛总也许是工作太忙,一星期打一次,最后是半月一次,再后来是一个月一次。打电话和发短信比较勤快的还是梁有德,他基本上保持两天打一次电话,每天发两条短信。早上的一条短信是希望梅子快乐过好每一天,用轻松的心情投入学习;晚上睡觉前发一条,是希望梅子好好睡上一觉,不要去胡思乱想。当然,梁有德的每条短信都得到了梅子的尽快回复。
 
一晃,时间到了年关。可偏在这个时候,梅子生了一场大病,住进了省城某医院。在医院里,梅子感到十分无聊,思来想去,他给喜欢她的三个男人同时发了一条相同的短信。短信中说,她生病了,而且病得很厉害,只怕过年回不了家了,怪想念你们。
 
短信发出后的第二天下午,第一个赶到省城某医院看望她的竟是梁有德,而刘副局长和辛总只是很关切地给梅子发了一条短信。短信中说,目前正当年关,工作忙得脱不开身,希望她回当地医院来治疗。梅子收到这条短信后,想了很久很久。
 
时光荏苒,转眼到了三月里最后一个星期天,梅子从省城回来,有说有笑地挽着梁有德的手,正准备走进超市购物,恰巧碰见刘副局长和辛总。两位领导看到眼前这一幕,登时傻了眼。最后,还是刘副局长反映较快,他问梅子:“你的病怎么样了?”
 
梅子诡秘地回道:“好了,是梁有德帮我治好的!”
 
沉默了一阵之后,刘副局长和辛总尴尬地对望了一眼,然后向他们伸出了友情之手:“祝你们幸福!”